骑蛇难下全文免费无弹窗_用了你就知道我行不行

时间:2021-05-07 14:40:28

明时节抽走垫在她脑后的手:等我。 路纷纷害怕地抓住他的衣袖:你去哪儿? 我去买。 买什么? 东西。 买什么东西? 用的。 他穿上外套,抓起车钥匙出门。路纷纷听见远去的脚步声

 明时节抽走垫在她脑后的手:“等我。”
    路纷纷害怕地抓住他的衣袖:“你去哪儿?”
    “我去买。”
    “买什么?”
    “东西。”
    “买什么东西?”
    “用的。”
    他穿上外套,抓起车钥匙出门。路纷纷听见远去的脚步声,思忖着,他到底去买什么用的东西。
    她脑袋有点发沉,起来冲了个热水澡。
    半个小时后。
    明时节拎着一只袋子回来。
文学
    路纷纷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她认出那是什么。
    他家里有女生的日用品,却没有避孕套,这在她的预料之外。
    明时节看她洗了澡,可能觉得这是一种暗示,他也去重新洗了一遍。
    他规规矩矩躺下,和她的呼吸一前一后,均匀平稳。
    路纷纷觉得可能是误会了他的意思。
    她放弃探究,朝里翻身,刚转到一半,一只手臂横了过来。男人的手臂撑在她身侧,她一下子被清冽的气息包围。
    已婚,气氛到位。一切就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路纷纷只有一个感觉:痛。
    但她不后悔。
    他是她遇到的最温柔的人,把她从恐怖深渊里解救出来,让她感受到人间温暖。
    她全程没有出声,咬破了他肩上的皮肤。
    *
    路纷纷是被饿醒的。
    她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呆愣几秒,才想起来她为什么这么累。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世界,无法判断天亮了没有。路纷纷扭头,看了眼柜子上的电子钟。
    早上6:55分。
    昨晚运动了那么久,他居然还卡秒去晨跑。除了体力好,这人还精力充沛。
    房门被推开,明时节走进来。
    路纷纷侧躺着,睁着眼睛看他。
    他穿着黑色运动套装,身材挺拔,T恤衫领口稍低,露出少许锁骨。脖颈皮肤上留有星星点点的痕迹,是她昨晚的杰作。
    既然不能装失忆,就坦然面对好了。
    路纷纷扯了下嘴角,打招呼:“早。”她的声音有点儿沙哑。
    明时节:“早”他低声问:“还行吗?纷纷。”
    路纷纷动了动身子,眉头紧蹙:“应该是不行了。”
    明时节略微错愕,眸光微动:“我的意思是,你还疼不疼。”
    路纷纷还做不到跟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男人事后平静互相问候,脑子里已经开始炸烟花了。
    她想去揪睡衣,指尖擦过皮肤,身上什么也没有。
    只好拽紧被子,故作镇定,小声说:“还好。”
    明时节顿了两秒,表情看上去极为真诚:“很难受?我帮你看看。”
    路纷纷:“……”
    路纷纷本来还觉得成年人,夫妻之间这没什么,但是被他这么真诚的灵魂发问直击灵魂,心跳突然慢了半拍。那种从未有过的情愫“轰”一下窜上脑门儿,接着“嘭”一声炸开。
    她耳尖发烫:“不、不用。谢谢。”
    明时节突然说:“昨晚,对不起。”
    路纷纷茫然地“啊”了一声。
    “那次在餐厅,听你说起有很多前男友。我以为你有经验。”
    他的表达方式一向直接,路纷纷连羞窘都没好意思露出来。
    她安详地躺平。
    可能是她的这个动作让身边的男人误以为她快要死了,他紧张到蹦出常用语,中英文混输。
    路纷纷英语烂到飞起,只听懂一半。
    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明时节沉默下来。
    路纷纷扯过被子盖住半张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和旁边的男人无声对视。
    明时节唇线紧抿,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
    过了几秒。
    他别开眼,低声说了一句:“我也没有经验。”
    路纷纷点头表示看出来了,一时忘了收敛,拍了拍他的手背:“没关系,我们可以共同进步。”
    明时节:“……”
    *
    路纷纷自己都没想到伤得这么厉害。
    医生帮她开了消炎药,嘱咐她按时外敷。表情难以置信:“这是几个人一块儿弄的?”
    路纷纷面无表情:“一个。”
    “……”
    路纷纷没告诉明时节,不能让债主觉得她这个人矫情。
    他已经很温柔了,而且很有耐心,否则她也不会稀里糊涂到连受伤都不知道。
    不过他那个尺寸真不像是正常人类。
    路纷纷也没有经历过别的男人,以为这事儿就那么一做就完,结果一上来就给她个吃面包长大的混血宝贝,她有点吃不消。
    但她又不好意思直说,只能借口说最近不能九点睡觉,怕影响到他休息,所以暂时搬去客房睡。
    明时节的眼神洞悉一切:“要是不喜欢,我尽量不碰你。”
    “没有不喜欢,就是,”路纷纷挠头:“国籍不同,可能,需要一点时间磨合。”
    明时节不知道怎么得出了一个结论:“你不舒服?”
    路纷纷脸爆红:“舒服。”
    “好。”他没再追问,“那你睡卧室,我去客房。”
    路纷纷突然内疚。他明明看出来她在扯谎,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同意。
    他的思维方式是一条直线,听不懂弯弯绕绕的话,路纷纷有点伤脑筋。
    为了避免误会,她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说:“我想休养几天,就是养生。养生你听说过吧?禁欲。”
    她用蹩脚英文翻译。
    明时节看了她两秒,唇角淡淡勾了勾。
    相处的这段时间,路纷纷从没见他笑过。因为惊讶,她难得稚气地双手背在身后,踮起脚尖凑到他面前,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你刚是笑了吗?”
    明时节对上她的目光,湛眸泛起水光,目光像是带着重量。
    他的睫毛特别长,像扇子一样扇来扇去,眨眼的频率和表情,看上去似乎特别紧张。
    路纷纷瞅着他:“怎么了?”
    他憋了好几秒,憋出一句:“好可爱。”
    路纷纷:“?”
    哦。
    是在夸她好可爱。
    路纷纷:“……”
    感觉被个钢铁直男撩了。
    还怪有感觉的。
    晚上明时节没回主卧。
    旁边没人,路纷纷还有点不适应。
    *
    第二天早上。
    路纷纷闭着眼睛起床,闭着眼睛走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碰”一声,额头撞到老地方。
    没有等来预期中的疼痛。
    她睁开一只眼睛,这个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上了防撞条。
    她搭着脑袋右拐,去衣帽间换衣服。出来的时候,脚指头踢到墙壁,她嘴里习惯性哼哼唧唧,但其实一点都不疼,墙角这个位置也贴了防撞条。
    明时节准时出门,他走到玄关处,又折回来,直勾勾看着她。
    路纷纷瘫在椅子上,手肘撑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她总是懒懒的睡不够,但是金主爸爸都起床了,她又不太好意思赖着继续睡。
    所以每天早上的常态就是,她撞墙,撞门,撞他怀里。
    她咬着汤勺,抬起头,用眼神询问:有事?
    “没。”明时节盯着她光洁的额头看了两秒,喉结滚了滚,“我出门了。”
    路纷纷不明就里:“啊,好。”
    *
    中午十二点,明时节准时走进刺绣店。
    步行街附近没有停车场,他每天都是步行过来等她。
    中午日头大,他脱掉了外套,身上只穿一件深色衬衫,额前碎发垂落在深邃的眼角,像个年纪轻轻却又格外严肃的刻板教授。
    整个人的气场跟这条街格格不入,是个很难让人忽视的存在。
    之前有客人以为他是路纷纷请来的模特儿,围着他举起手机自拍,然后上传到网上。那几天刺绣店莫名其妙火了,成了网红打卡点。
    后劲还挺足,这段时间,路纷纷明显感觉店里生意好了不少。
    来取旗袍的一位常客看见坐在旁边的英俊男人,小声问:“纷妹子,这你男朋友?我去这人是怎么长的,也太帅了吧!”
    路纷纷把旗袍折起来包好,笑说:“不是男朋友。”
    明时节抬起头看向她,像是在期待她的答案。
    路纷纷和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不过她并没有领会到他喜欢什么答案。
    她对上他的目光,试探道:“是我老公?”
    明时节垂睫,眉目舒展。
    路纷纷知道自己答对了。
    “你们都结婚啦?恭喜呀!”
    “谢谢。”
    顾客多看了男人一眼,转头扬扬眉毛悄声说:“身材好,颜值高,一看就是年轻有为的精英范儿。就是,过于严肃了一点儿。纷妹子,艳福不浅呐。”
    等客人付了钱离开,明时节伸手拉下卷帘门。自从他每天来帮忙关门,路纷纷连门钩都不需要用了。
    步行去停车场的路上。
    明时节突然问:“艳福不浅,是什么意思?”
    “就是,夸你长得帅。”
    明时节微愣:“那她应该说我艳福不浅,因为你很美。”
    路纷纷被夸得心花怒放,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是这样。”
    明时节侧头看着她,表情看上去像是在努力研究成语,而语文老师却咯咯笑个不停那种茫然。
    *
    吃完午饭,路纷纷要去给客人送一套旗袍,地址就在明时节工作的办公楼附近。
    结婚以后,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按流水线操作。每天接触的时间就是吃饭、睡觉,其他时间,路纷纷很识趣的不去探听他的隐私。
    所以她也不清楚金主爸爸到底是干什么的。
    路纷纷送完货出来,明时节的车还在。
    “不是要上班吗?”都延迟十五分钟了,按他以往的时间观念这不对劲。
    “在等你。”明时节替她拉开车门,“想带你去看看我工作的地方。”
    路纷纷欣然接受:“好啊。”
    路纷纷十六岁转学到弘河,上完高中就去北方念大学,因为师父在这边,她才又回来,她对这座城市不算太熟,但也知道赋迎大厦。
    这里地处市中心,寸土寸金,是行业人才聚集地。她之前挤破头想进这栋大楼上班,可惜资历不够,连上都没上去过。
    明时节在她手机里添加了电子门禁卡,“下次来找我,可以直接上来。”
    路纷纷跟着明时节走进办公室,一路上被无数双眼睛行注目礼。
    “明总,明太太。”
    路纷纷和明时节是隐婚,很惊讶他公司的员工都认识她。
    转念一想,或许她真的长得很像他前女友。
    西装挺括的帅秘书走过来,礼貌地同她打招呼:“明太太。明总,纽约费先生来电。”
    明时节转头低声说:“纷纷,我接个电话。”
    她今天依旧是一袭旗袍,长发及腰,刻意装温婉贤淑,乖声说:“好。”
    明时节可能是觉得她态度和平时不一样,多看了她一眼。
    帅秘书带路纷纷熟悉环境,她经过的地方皆是一片起立敬礼。
    能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人,随便放一个出去都是高管,最低也是经理级别的,全都是人精。说的话也中听,窃窃私语,又恰到好处让路纷纷听见,夸她旗袍美人、身材绝美,五官惊艳等等赞美之词。
    路纷纷喜欢被赞美,喜欢被众星捧月,喜欢别人看不惯她又不得不恭维她的样子。曾经她觉得没有钱没有漂亮衣服穿的日子不如去死,后来她发现其实也还能苟活。
    她很享受这种氛围,美眸中的颓气消失,笑容明媚,纤腰挺得更直了。
    经过前台时,路纷纷留意到公司名称:MSJ。
    她觉得眼熟。
    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赋迎亭苑占股最大那家MSJ集团的中国区投资部。
    她顺着相关搜索点进去,看到创始人介绍。
    明时节的父亲在哈佛任教,母亲是著名舞蹈家,祖父是正宗皇室血统。家里早年间积累下一大笔财富,在世界各国各大领域都有投资,其父专注科研授业,祖父在商场上那些财富全部由明时节继承。这位年纪轻轻的贵族继承者,是外行眼中的隐形富豪,业内眼里的行走财神爷。
    简简单单,几行字介绍完,无图无参考资料。
    这种公开信息字数越少的大佬越神秘,背景也越是不可说。
    路纷纷心里惊了一下。
    和他搭伙一块儿住了半个多月,她好不容易有了点真实感,现在又怀疑自己在做梦。
    这样的男人,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呢。
    他的前任,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姑娘。她这个替身,恐怕只有壳子跟人家长得像。
    明时节的办公室采光很好,布置简单低调。
    在那场变故之前,路纷纷也是富家大小姐,虽然跟明时节没法比,她爸顶多算一暴发户,不过她对古董名画还是有所了解。
    明时节办公室墙壁上的江山图、柜架上的古董,都是价值不菲的珍品,没八位数拿不下来。
    看到他办公桌上摆着的相框。
    路纷纷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认识她了。
    是从他那本结婚证上拍下来的。
    不知道是他大意还是懒得涂,连民政局盖的钢印都没P。
    路纷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骑蛇难下全文免费无弹窗_用了你就知道我行不行: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骑蛇难下全文免费无弹窗_用了你就知道我行不行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