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吞下去就不疼了_惩罚 自己夹住毛笔

时间:2020-12-12 11:39:10

四四方方的院子坐落在村子中央,院子里传出爸爸妈妈,哥哥嫂子的笑声,小花有些失落,家乡那么好,小川哥为何就不愿留下呢。 小花推开门,欢笑声戛然而止,家人知道小川离开了

  四四方方的院子坐落在村子中央,院子里传出爸爸妈妈,哥哥嫂子的笑声,小花有些失落,家乡那么好,小川哥为何就不愿留下呢。

小花推开门,欢笑声戛然而止,家人知道小川离开了,小花的心情不好,下意识地闭嘴,只是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小花冲他们笑了笑,装作没事的样子,拿起地上的筐编起来。

一家人默默无语,还是村长的出现打破沉静,给他们带来了好消息,据说,他们手工编织的筐,受到好评,带来了新的花样,让他们好好干。

沉默的小院瞬间热闹起来,妈妈的大嗓门穿过院墙,传出老远,“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拍着大腿,手舞足蹈,哥哥嫂子也喜气洋洋,特别是嫂子,抚摸着肚子,那里面孕育着新的生命,她想用双手为未出世的孩子创造更好的未来。

 

 文学

村长张全是个不到二十八岁的年轻男子,六年前大学毕业回到村里,三年前接任村长,口碑很好,长得人高马大,相貌英俊,是十里八村的香饽饽,只是他一颗心全扑在小花身上,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小花起身把他送出门外,张全说,“小花,如果有什么事情,不要客气,来找我”,小花说,“谢谢村长”,张全想说,“叫我张全哥就好”,只是苦笑一声,小花终究把他当外人。

小花的一颗心早已随着小川飘向远方,眼前人,都不曾入他的眼,怎么可能发现张全的哀伤。

日子一天天过,每天一通电话,小川和小花有着说不完的话,小川告诉小花城市的繁华,小花告诉小川,她编的筐有多漂亮;小川说,他找到了工作,领导很赏识他,小花说,她编的筐受到赞扬,拿去拍卖,还给她颁发了奖杯。

你一言我一语,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他们早已离彼此的世界越来越远,小川让小花进城一起打工赚钱,小花让小川回村一起创业;小川嫌弃小花土气,不会打扮,不敢做梦,小花嫌弃小川胡思乱想,不脚踏实地。

两个人渐行渐远,从一天一个电话,到半个月一个电话,到后来,一个月一通电话,话越来也少,只是说,“吃了吗?喝了吗?身体好吗”,说完是无尽的沉默,好似再也没有合适的话语。

小川沉迷在灯红酒绿中,大概不再适应村子里漆黑的夜,寡淡的生活,小花沉浸在编筐大业中,大概不能接受耀眼的灯光,喧闹的音乐。

一别五年,小川回村了,开着轿车,大包小包,逢人就笑,还是那个八面玲珑的大男孩,只是身上多了一种陌生的气息,他再也不会露出那两排大白牙,嘿嘿傻笑了,变得世故圆滑。

小花还是五年前的那个淳朴的姑娘,扎着一个马尾辫,白体恤,牛仔裤,小白鞋,笑容恬淡而安静。

他们手牵手,还是那么温馨,只是少了一份悸动,小川把火红色的裙子套在小花身上,说着漂亮,小花套上外套,羞涩一笑,小川多了一份无奈,露个肩膀算什么,他见过的姑娘,露出整个后背都是家常便饭。

小川诉说着城市的繁华,城市的车水马龙,城市的高楼大厦,小花诉说着她的筐,她的奖杯,村子的变化,村口的那片竹林,他们依然不能说服对方,小川不能把小花带走,小花也不能把小川留下。

带着遗憾,小川上了车,呼啸而去,小花目送他离去,这一次,她的心好似没有那么痛,没有那么不舍。

送走小川,小花埋头编筐,从记事起,就学会了编筐,除了上学那些年,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会,都说有付出就有回报,这些年拿的奖杯堆了一屋子,到手的奖金买了一辆小车,买了一块地,盖上了大房子,汗水总算没有白流。

只是,年纪大了,到了结婚的年龄,上一次,小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们好似除了争吵,没有谈到婚姻大事,没有花前月下。

掏出手机,打出一串字,“小川,我们结婚吧”,等啊等,等了三天,小川回了一个字,“好”,小花看着手机,不知是喜还是忧。

小川再次回村,他们举行了婚礼,这一次,小花坐上了小川的车,一起离开,她发现,城市很大,车很多,楼很高,可是,她不喜欢,这里没有院子,没有躺椅,看不到漫天星空,房间很小,房顶很矮,让她透不上气。

住了一年,小花收拾行李回了村子,小川留在了城市,小花到了自己的小院,像是鱼儿进了大海,逍遥自在,夏日,吹着微风,听着潺潺流水声,看着满天星光,躺在摇椅上,小日子别有一番滋味。

随着时间的发展,村子也在发展,渐渐地成了一个旅游胜地,文人墨客都来隐居,网红,明星慕名而来,小花的院子身价倍增,有富商开价一千万,小花不为所动,她还真不缺这个钱。

这些年,她的奖杯,名气,早已超过了这个价钱,外面的喧闹,繁华,被她挡在门外,只是每天络绎不绝,慕名拜访的人,每每叩响房门,让她多了一丝烦扰。

多年后,小川回村了,他发现自己十几年的打拼,不过是有了一套房,一辆车,还不如小花的一座小院子值钱,让他很是不好受,随着他归来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小花看了一眼小川的脸,再看看小男孩的脸,还有什么不明白。

小花什么都没有说,把他们俩送到小川曾经的家,她的小院儿不想沾染上任何一丝是非,小川想要说,“他只是逢场作戏,只是做出一个孩子,他也不想的”,小花依然是那个单纯的姑娘,对小川的情依然没有变,只是她要的小川不能给她。

最终,小川还是离开了,只是那个小男孩留在了村子,六岁的小男孩,懵懂无知,坐在行李箱上,看着紧闭的大门,昏昏欲睡。

小花一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小男孩被开门声惊醒,怯怯的眼神,小花把他抱回家,给他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给他做了早饭,并且,给他找了学校。

从此以后,小男孩开始叫她“小花妈妈”,小花从开始时抗拒,到最后接受,母子两个,一个趴在课桌上写作业,一个画图纸,设计新的样式,偶尔还会亲手编上几个筐,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一副岁月静好。

小川依然在城市打拼,有时候会想起小花,那个美丽的姑娘,多了丝丝苦涩,他们终究是不是一路人。

两年后,小川遇到了他的真爱,和他一样,来城市打拼的阿美,情投意合,她懂小川的苦,小川的累,小川的雄心壮志。

小川心动了,匆匆回乡,和小花离了婚,小男孩追着他的车子,大喊爸爸,爸爸,小川眼角泛红,对着小男孩说,“在家,好好和小花妈妈生活,要听小花妈妈的话”,一踩油门离开了。

八岁的少年,他知道离婚意味着什么,他不是小花妈妈生的,他的妈妈不要他,爸爸也走了,他不知道小花妈妈会不会把他扫地出门。

小花像是没有看到小少年的忐忑,依然画着图纸,设计着她的筐,好似她的整个世界,除了筐,什么都没有,小少年小心翼翼地做完作业,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他发现他的小花妈妈一如从前。

太阳照常升起,好似一切都没有变,小花每天接送小少年上学,放学,领奖,演讲,画图,风生水起。

村子变了,变成了全国闻名的风景区,张全在村长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四十三岁的他,对小花的那颗心依然火热,没有女朋友,没有结婚,为小花守身如玉。

整个村子都在看着,村长这朵花,花落谁家,小花也在看着,甚至有人开盘,赌张全今年会不会结婚,可是张全的眼睛永远停留在小花身上。

三十八岁的小花,没有了少女的娇羞,多了成熟女人的妩媚,更加迷人,后面跟着一串爱慕者。

小花的侄子已经十六岁了,比她高出一个头,前几天还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在竹林里散步,被她抓个正着,每天都在朋友圈秀恩爱,小花咬牙给他点赞。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小花决定在变成豆腐渣之前,摘了张全这朵花,拿上一个新编的筐,甩到他面前,大声说道,“张全,嫁给我吧,这个筐算是彩礼,跟我走吧”。

张全像是踩在棉花上,脸都笑僵了,直到红艳艳的小本本拿在手上,才相信,他的梦终于成真了,他娶到了小花,不,他终于嫁给了小花。

小花像个女王,走在前面,张全像个小媳妇,手里抱着一袋糖果,见人就说,“吃糖,吃糖,吃糖,别客气,别客气,别客气,谢谢哦,谢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乖吞下去就不疼了_惩罚 自己夹住毛笔: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乖吞下去就不疼了_惩罚 自己夹住毛笔相关文章
  • 宝贝不疼对准它坐上去_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宝贝不疼对准它坐上去_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 腿抬高一会儿就不疼了_超pen个人97

    腿抬高一会儿就不疼了_超pen个人97

  • 第章总裁别的尿难受_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章总裁别的尿难受_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 宝贝你的奶好甜吃不够/忍过这一阵就不疼了

    宝贝你的奶好甜吃不够/忍过这一阵就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