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徙给警花催乳记|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

时间:2020-12-12 10:37:20

让村民们知道这件事不难,让他们相信也很容易,但最不方便的是,我现在的身份还是瞎子,对于一个瞎子,大家可能不会抱太大的期望。 看来这件事,还必须要让朱思玉帮帮忙才行,

   让村民们知道这件事不难,让他们相信也很容易,但最不方便的是,我现在的身份还是瞎子,对于一个瞎子,大家可能不会抱太大的期望。

  看来这件事,还必须要让朱思玉帮帮忙才行,牛思玉是村里的老师,这个身份可是很说得上话的,要是能帮我说话,那肯定比我自己去到处说要好。

 文学

  至于收费方面,也可以考虑不以赚钱为主,反正那老头教给我的医术,基本上都只需要一些野生药材或者常见的草木植物,这是我最大的优势,可以省掉药物的成本。

  想着想着,我便觉得明天将会很美好,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朱思玉家里。

 她见我这么早过来,还开玩笑说是不是要跟着她去上课,等我解释了来意之后,她的表情便和昨天邹慧雪刚听说我会治病时一模一样了。

  “二蛋,治病可不是说着好玩的!你要缺钱的话,老师这里还有点可以借给你,但绝对不能去干害人的事。”朱思玉显然比邹慧雪更加不相信我能治病。

  因为她是有知识的人,深知这件事的风险。

  不过她说出自己能借钱给我,倒是让我很感动,于是我不由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朱老师,我绝对不会乱开这种玩笑。不信你去问雪姐,我昨天还帮她治好了感冒,只要你们俩能一起站出来帮我说说话,那我以后也算是能有养活自己的事情做了。”

  “小雪?”朱思玉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在她印象中,邹慧雪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所以她决定去问问。

  “好吧,我会抽时间找她了解情况的,对了,你今天有空吗,有空就帮我弄一下那盆仙人掌。当然,要小心一些。”朱思玉带我来到院子里的花草盆栽处。

  她来这里支教,没有什么爱好和娱乐活动打发时间,就喜欢养些花花草草。

  我看到那盆仙人掌,不由背上冒出冷汗,这不是正好是我昨天偷看她洗澡站的地方么,原来我昨天踩到东西发出声音不是石头和枯木叶子,而是装着仙人掌的玻璃盆子啊!

  也不知朱思玉察觉到了没有,等她离开后,我才松了口气,急急忙忙帮她收拾好,才离开了她家。

  中午的时候,我没什么胃口,便随便熬了点稀饭吃。

  刚想睡个午觉补充下精神,谁知却来了个意想不到的人,这人上次碰见的时候还是在八九个月前,也就是过年那会儿。

  “二蛋,吃了吗?”

  一个软糯的声音传来,我顿时眼睛一亮。

  来者正是宁柔!

  宁柔是我最讨厌的那个人的老婆,也就是刘建设娶的第二房媳妇。

  这刘建设原来的老婆有次上山吃了带毒的果子去世,然后他又不知托什么关系,娶了第二个老婆,也就是这个宁柔。

  说起宁柔,那可真的很有意思,因为这宁柔是乡里最富庶的那个村里支书女儿,所以由于家庭环境好,基本上没有做过农活。

  而且她家也没有别的子嗣,所以一家人是把她捧在手心上看的,这就让人很奇怪,刘建设怎么能以丧妻、将近四十的年龄取到这么一个娇妻。

  宁柔进门的时候,让好多村里的小伙子都看呆了眼,倒不是她有多么漂亮,而是她那种独有的小家碧玉气质很是有一番韵味,就连走路,她也是慢悠悠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像是在散步。

  最让人叫绝的是她那双眼睛,总显得很无辜,让人生不起心思去和她大声说话。

  刘建设娶了她之后,有段时间几乎没见着人去村委里上班,待在家里就舍不得出来了。

  可后来,宁柔就遭到了嫌弃,具体的真相是什么没人知道,但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懂了。

  因为宁柔可能是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在农村里,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都被视为不祥的人,是上辈子做了坏事,这辈子遭到了报应的女人。

  所以刘建设自然就对她没有了以前的宠爱,开始变得和以前一样,出门到处沾花惹草,对她没了半点关心。

  宁柔自知自己不受欢迎,也不想被人说三道四,干脆就窝在家里不出门了,所以想要见到她是件很难的事。

但她今天怎么就来我家了呢?

 “柔姐,我吃过了。”我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她进屋说话。

  其实我家里也没有一个能坐的好地方,宁柔就站在院子里,细声细气地答道:“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点事想和你说。”

  “哦,那你说。”

  看到这个女人,我对刘建设的气也消了一半,没办法,她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人不知不觉地就能陷进去。

  只要看着她的眼,你会觉得自己欠了她很多,很多。

  宁柔看了看我家的环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二蛋你能不能把前年借的钱还给我?”

  “额?”

  她这话一出口,我就反应过来,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怎么这个可以一整年都不出家门的女人今天突然出来了,而且还跑到我这破地方来,原来还是有目的的。

  没错,我确实欠了宁柔的钱!

  前年,有段时间我确实找不到什么吃饭的方法,便想借点钱周转,当然,数目并不多,本来也不该找到宁柔去借。

  可不知当时谁说了句:“想借钱,找刘村长呗,咱村他最富了。”

  我可能是脑袋抽风了,居然真的就去了刘建设的家,结果刘建设没见着,却见到了宁柔。

  她听说我要借钱,然后借的也不多,就很爽快地拿给了我。

  当时她也说过一句话:“你叫二蛋是吧,如果不方便的话,这钱就别还了,当是姐请你吃饭喝酒的。”

那会儿我和宁柔根本不熟,她这么说,我真的很感激。

  所以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我也就没想着还钱,因为本来村里面我就欠着很多人情,也不差这么一份了。

  按道理说,今天宁柔上门来讨债,却也没有什么不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

  可宁柔早不问晚不问,偏偏在我和刘建设关系不好的时候来问,这里面的情况就一清二楚了。

  宁柔肯定不缺这点钱,她也不至于来为难我这个一个瞎子,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是刘建设派来的!

  专门派来恶心我的!

  刘建设自然也知道我还不上钱,所以让宁柔过来讨债,就是想恶心我一下,顺便警告我,我是欠着他的钱的。

  这下真是尴尬至极,我现在根本拿不出钱,而且是宁柔亲自过来,我对她并没有恶感,难道还能把她给赶出去不成?

  “那个,柔姐,你先坐!我进屋找找。”

  进屋找找不过是托词,我很清楚现在自己家里根本找不出几块钱,但样子还是要做的。

  过了一会,我才从屋里走出来,很愧疚地说道:“柔姐,你看,我这实在找不到钱,要不晚点再还给你?”

  欠人钱终究是没占理的,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娇弱美女。

  宁柔可能是早就预料到了我会这么说,便也很快答道:“那没关系,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帮你做事?”

  “嗯,如果你能帮了我这个忙,那钱我就不要你还了。”宁柔居然开出这么一个条件。

  到了这,我就必须问清楚了:“柔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就跟我说实话吧,这钱是不是刘村长让你来问我要的?”

  宁柔愣了下,才说:“嗯,是他,要不我也不会来问你。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帮我的忙,那我就说你已经把钱给还了。”

  看起来,她是准备在刘建设面前撒谎,不过条件就是要我做一件事。

  据我所知,宁柔的性格温顺,从来也没有和刘建设闹过矛盾,被冷落了也还是很孝敬公婆,对待刘建设的儿子也非常好。

  所以,按道理说,她应该不会做这种明知会惹刘建设生气的事,但为什么她现在却要和我做这么一个交易呢?

  这个条件,肯定不简单。

  “柔姐,你说吧,如果能帮的忙,我肯定帮,如果不能帮,那我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找钱还给你。”我心想着,大不了就去找朱老师借点钱,这个数她肯定不会犹豫的。

  而且到时我能看病了,还钱也是分分钟的事。

宁柔看了看我家那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门,又小声说道:“那你先把门关上,我们去屋里说。”

我苦笑着去关上了自家的门,其实这门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小偷才看不上我这儿。

  走进里屋,我拿出一个马札让她坐下,看着她慢悠悠的坐姿,我竟然有些冲动。

  不知这种娇小又温顺的女人干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倒是便宜了刘建设那个老王八,真是一颗好白菜被猪给拱了。

  宁柔穿得算不上多时尚,但也是普通农村女人比不了的,上面是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下身是白色的牛仔裤,我注意到她的腿很细,长度很合适,若是搂着一顿猛干,我都怕把她的芊芊细腰给弄折了。

  “二蛋,想什么呢?”宁柔见我发呆,不由好奇问道。

  “哦,柔姐,没什么,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你。”我随口答了一句。

  宁柔叹了口气,道:“这不怪你,我听说你从小就没爹没娘,眼睛还看不见,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姐能理解你的苦衷,说实话,这回我男人让我来问你讨债,我还和她争了几句,但我也是无奈啊!”

  可以听得出,宁柔现在有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态,她就是那种典型的小女人,不会对命运做出什么抗争,没有朱思玉那样鲜明的个性。

  现在刘建设对她没感觉了,她也不会抱怨,毕竟还没有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但要真到了那种地步,这种人能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是极为恐怖的,这是治好我眼睛的那个老头说的,我当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柔姐,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就说吧,让我帮什么忙,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瞎子,做不了什么事。”我这也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要是宁柔真的提出一个很困难的条件,那还是算了。

  宁柔看了看我,片刻后,才说:“二蛋,你知道刘成吧?”

  “知道,就是你,就是刘村长儿子呗。”我当然知道这个人。

  刘成,刘建设第一个老婆生的儿子,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这刘成和刘建设几乎一个德行,爱搞女人!

  不过他却没有自己老爹那种本事,所以只能干些偷看寡妇洗澡,招惹年轻女孩的把戏,谁也没把他当回事。

  说起来,这其实还不算多坏的事。

  但有一次不同了,刘成不知怎么的,把隔壁村一个女孩搞得怀孕了,结果人家家里人憨厚,就让刘成娶了他们家女人,这事也就算一桩好事。

  可刘成不愿意啊,他觉得自己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被一个村姑给拖累了,于是便骗着那女孩去县里把孩子给打掉,还叫流氓威胁那家人,如果他们再敢纠缠,非得让他们家鸡犬不宁。

  所以,刘成的名声彻底臭了,村里人不管男的女的,见到他都是退避三舍,能不打招呼就装作没看见。

  现在宁柔突然提起他,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柔姐,难道刘成又惹事了?”

  “没有,他如果惹事,也轮不到我来管,只是,只是……”宁柔突然话说了半截,却没有再说下去。

  这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急忙追问道:“柔姐,到底怎么了?”

  “刘成,他想强奸我!”宁柔猛地爆出这么一句话,直接把我给听得呆住了。

  啥,我没听错吧?

  刘成居然对宁柔动了色心?!

  虽然宁柔是漂亮,是有气质,但宁柔是他的后妈,这是乱伦,是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被法律和道德允许的。

  而且在我们这,后妈也等于亲妈,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刘成这么干,怕是不想活了吧?

  要是让刘建设知道,就算他再怎么想包庇儿子也不可能了,因为这已经属于不孝了,他不打断刘成半条腿?

  “柔姐,到底咋回事,你说清楚点。”

  我想拿刘成多半是得了神经病,这种事也做得出,他家又不是没钱,出去正经找个女人能有多难,偏偏干些让人没办法理解的事。

  现在还招惹到宁柔头上,简直是个大祸害。

  宁柔眼眶有些红,便缓缓说出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宁柔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做完家务后,就看了会电视,然后准备晚上的饭菜。

  因为刘建设说,晚上会有朋友来家里吃饭喝酒。

  到了晚上,刘建设带着朋友回来了,然后跟着回来的,还有刘成。

  这些朋友应该都有些实力,刘建设在家里请他们吃饭,就是要求他们帮忙,好解决刘成的工作问题,免得刘成整天在外面闲晃。

  他们倒是也很给面子,主客尽欢,大家都喝得很高兴,每人大概两斤多。

  刘成酒量不好,先醉了,然后刘建设便让宁柔扶着儿子上楼休息。

  进了房,也没发生什么事,刘成还在脱鞋,宁柔便多说了一句:“阿成,你有工作了,以后就别出去乱耍了,安心找个媳妇过日子。”

  在平时,宁柔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只是今天比较特殊,所以她就以继母的身份叮嘱一下,也不算过分,可以说,还算比较得体的。

  但刘成却突然暴走了,站起来就逼到宁柔跟前,低吼道:“你什么意思?我出去耍关你个什么事,我用了你的钱?”

  “不是,阿成,我只是为你好,如果你不喜欢听就算了。”宁柔见到喝醉酒红了眼的刘成,心里很是害怕,便离开房间。

  刘成又抓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推到了床上!

  “贱女人,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什么狗屁支书的女儿,还不是被我爹干得乱喊乱叫?平时在外人面前装得好像多清纯,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段时间爹没理你,你还一个人在房间里自慰!嘿嘿,是不是想男人了?想男人可以和我说啊,我可比我爹厉害多了!”

  刘成说着说着,就胡乱压了上去,想要亲宁柔。

  宁柔本来就娇小,哪里是年轻力壮的刘成对手,但她却也不敢大叫救命,因为她就是一个这么顾家顾男人面子的女人,所以,她差点就被刘成得手。

  刘成酒精上头,又看到宁柔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兽欲大发,扛起宁柔的两条腿就要上马。

  这个时候,宁柔的裤兜里却正好漏出一样东西,宁柔赫然发现,那是自己下午削土豆时用过的小刀。

  所以宁柔拿起小刀,就刺了刘成一下,这才慌忙地逃出魔爪离开房间。

  宁柔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和衣物,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下了楼,善良的她认为,这不过是刘成喝醉酒做了荒唐事,等到他酒醒之后,虽然不至于忘记这件事,但至少会和自己道个歉。

  可第二天中午,宁柔等来的手机短信,却不是关于道歉的。

  刘成在短信里面说,要是宁柔不陪他睡一晚,他就把那天晚上宁柔在房间里自慰的照片给全村人看。

  “吗的,这个畜生!”

  我听完宁柔的述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骂刘成才好,这他娘的,刘建设恐怕都没他儿子这么邪恶吧?至少刘建设不会想着去搞自己的后妈。

  宁柔已经低声抽泣起来:“呜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告诉我男人,又怕他不相信。而且刘成说今晚就是最后的时间,再不答应他的话,我就彻底没脸活了!”

  “对不起,二蛋,我真的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是想来想去,可能是老天爷让我来找你,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宁柔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用那双柔弱无助的眸子看着我,哀求起来。

  难道这真的是天意?

  在最后的时刻,宁柔得到了刘建设给的任务,找到了我这么一个似乎和全村人都不会乱说话的瞎子,事成之后,大家各不相欠。

  连我都觉得,这真的不是偶然,而是命。

  以至于我都没有多考虑,便答应道:“柔姐,你放心,这个忙,我帮定了。”

  “谢谢你,二蛋!”宁柔见我愿意帮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柔姐,我要怎么帮你这个忙?”

  我很快就想到了关键性的问题,很明显,我现在是个瞎子。

  虽然我的眼睛已恢复视力,但这又有什么作用呢,要说打架的话,我绝对打不过刘成,人家从小到大打架的次数可能比我吃肉的次数还多,而且长得也比我壮实那么一点。

  再说,就算我能打赢他,那又怎么样?

刘成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凭他的性格,他只会变本加厉地报复回来,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

 宁柔擦干泪水,说:“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今晚,我会去见刘成。”

  “什么?你要去见他?这不行,到时你肯定会很危险的!”我下意识地就觉得不妥。

  “没事,二蛋,我虽然去见他,但绝对不会让他得逞,到时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你就偷偷地把事情给拍下来,然后再打断他。他用照片威胁我,我也用照片威胁他,刘成还是非常怕他爸爸的,他绝对不敢让他爸爸知道,他这样对我。”宁柔说出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个计划我觉得倒是很好,没想到宁柔的心思这么细腻,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只是,她到时还是会有一定的危险。

  因为我出现后未必能阻止刘成作恶。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我只需要去找某个人就行了。

  我思索了下,便对宁柔说:“柔姐,你电话号码是多少,等下我去找人,到时我会和那个人一起去阻止刘成,但在你去那个地方前,我们要互相知道对方的位置,以免出什么差错。”

  “你要找谁?”宁柔有些警惕。

  因为这种事,让越多的人知道,就会有更多泄露的风险,她肯定不愿意事情发展成那样。

  “放心,我要找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把事情泄露出去,你应该认识他,他就住在村东头,叫大胖。”我说出了一个名字。

  这名字在龙头村是很有名的,至少比我要有名多了。

  大胖,长得很胖,而且很高,我估计足有一米九左右,站出去震慑力十足。

  即使是刘成这种混混,也不会轻易去招惹大胖,因为大胖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换句话说,其实大胖的脑子有点不好使。

  如果你不清楚大胖的脾气,在他面前乱说话,很可能会被爆打一顿,而且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但最重要的是,我和大胖的关系,还算不错!

大胖虽然脑子不好使,但却总是记着欠我一份人情,那是小时候他在水里差点淹死,我奋不顾身把他救了上来。

  这事多少带点玄乎,可我确实那么做了,所以除了他爹娘之外,他最亲的人就是我了。

  我相信只要有他在,宁柔的安全就没问题了。

  和宁柔商议了一会儿后,我便来到了大胖工作的地方,他现在帮着家里做一些体力活,每月领点零花钱。

  “大胖!”

  “二蛋!”

  他听到我的呼唤,放下手里的活计就跑了过来,那座小山一样的体型还是没变,抱着我的时候都让我感觉窒息。

  “二蛋,去玩呐,我还有活没干。”在一般情况下,大胖都是比较正常的。

  我笑着答道:“不急,你先干活,我给你去买火腿肠吃好不好。”

  “好的!二蛋最好了!”大胖闻言,又兴冲冲地去干活了。

  我则是咬咬牙拿着身上剩下的最后几块钱跑到小卖铺里给他买了几根火腿肠,求人办事,总不能一点都不付出。

  一个男人身上没钱,是很恼火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深刻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整个下午,我都陪着大胖,他干活是一把好手,吃东西也特能吃,几根火腿一口就被他塞到嘴里去了。

  不过他今天对于我的作用非常大,不仅要让他出面威吓刘成,还得借用他的手机。

  没有手机就没办法和宁柔联系,也就不知道宁柔和刘成见面的地方在哪里了。

  到了傍晚时分,宁柔发来一条短信,内容是:我把刘成约到后山下面的麦田旁边那里很多麦垛,时间是晚上8点半,千万不要来晚了!!

  看起来宁柔还是很紧张的,生怕我去晚了让刘成当场施暴得手。

  “哟,二蛋在这呐,走,去我家吃饭去!”干完活,大胖的妈妈也来了。

  我正愁没地方吃饭,便高兴地答应了,不过心里却想着晚上的事。

  大胖这手机不算太新款,所以拍照和摄影的功能都有些差,我怕到时晚上光线不足,拍不到刘成的丑恶嘴脸。

  吃过饭,又在他家待了一会,我便迫不及待地拉着大胖出了门,先到约定地点埋伏好。

这里的麦垛很多,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出现在哪,只能找了个小山包蹲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歹徙给警花催乳记|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歹徙给警花催乳记|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相关文章
  • 放学后的秘密花园_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放学后的秘密花园_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_女同学跟我借种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_女同学跟我借种